>

中国为什么能够不信邪,西方有人幻想中国崩溃

- 编辑: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

中国为什么能够不信邪,西方有人幻想中国崩溃

  有一些疯癫癫的文章来刺激我们的眼球,倒也未必就是坏事。我们至少知道了,西方真有一群人如此迫不及待地盼着中国“出大事”,国家政权瘫痪,社会四分五裂。这些人除了眼巴巴地等,做自娱自乐的痴梦,很可能还会干出点更具攻击性的行为,伤害我们的国家利益。

首要的自然是经济发展。中国今天人均GDP已经达到7300美元,距人均1万美元不过2700美元的差距。而1万美元是公认的成为发达国家的门槛。依中国目前的发展速度,中国能很快跨过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工业化国家行列。这是中国成功遏制腐败的物质基础。

  《国家利益》杂志网站这样的大标题让中国人觉得刺眼。一些人会觉得美国社会算是养了一帮闲人,什么话题夸张编什么。谢天谢地,这篇文章的题目不是“世界末日,为中国大陆沉到海下做好准备”。

如果预估一下中国的反腐前景,5到7年左右,中国的法治建设会更加完善。世人相信,在习近平主席任期内,中国不仅经济上将重返世界巅峰,社会发展包括廉洁都将成为世界的标杆。(宋鲁郑/来源:红旗文稿)

  有人说,最好美国政府听这篇文章作者的话,华盛顿把GDP的一半都用来为“中国崩溃”做准备就更有意思了。这可以成为美国社会的中心任务,白天演练措施,夜里等待“中国崩溃”的信号。就这样练上10年好了,再多练10年也行。

对中国而言,出现腐败,只不过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社会发展规律的再现而已。而与西方政治制度不同的情况下,则有新加坡和香港这样成功治理腐败的范例。在这样的事实面前,中国怎么能信西方的邪呢?

  美国一些人想“中国崩溃”真是想疯了,看看《国家利益》那篇文章一本正经的样子,你就知道“中国崩溃必然发生”的逻辑成了美国一些所谓“专家”认识和判断力的轴心。这些人衣冠楚楚,口若悬河,有些还身居要职,但他们对政治意淫的那股痴迷劲已经超出了理性的基本刻度。多少年后,等着历史用最尖刻的语言嘲弄他们吧。

最后自然是完善法治。在2014年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依法治国首度成为中共全会的主题。2015年,“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成为中共的理论创新,其中有两个全面都和反腐败直接有关: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中共领导人谈到反腐败,都强调以治标赢得制度建立这一治本的时间,实现从不敢腐到不能腐的转变。

  “中国崩溃论”在西方早就不新鲜,那些让西方极端势力感到舒服的论证隔段时间就会冒出一股,然后自生自灭。但把“中国崩溃”当“正事”说,并出主意要美国政府现在就认真准备迎接“中国崩溃”,却算得上新奇葩。

尽管如此,西方依然如故。在2015年3月2日,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发表题为《世界末日:为中国的崩溃做好准备》(Doomsday: Preparing for China’s Collapse)的分析文章,罗列了美国政府为应对“中国崩溃”所需采取的措施。不久之后,一向看好中国的美国学者沈大伟也加入了这个阵营。

  最早写“中国即将崩溃”的章家敦不断推迟“中国崩溃的精确时间”,如果在中国反复预言别国即将崩溃而无法兑现,肯定是没法混了。但在美国那些人依然市场不小。美国社会领域的科学精神显然遭到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侵蚀。

再次,中共有自己独特的反腐败体制——纪委。虽然按西方的标准看,纪委的角色作用超越司法部门,但从另一个角度则是纪委加司法部门联手打击腐败。这完全取决于从什么立场来解读。当然,最根本的还是结果。只要最终中国有效地遏制腐败,这套独特的体制就会被全球所认可,并出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效果。

  我们还可从中知道,一旦中国有难,那些天天表达对中国人权关注的西方力量琢磨的大多是如何从中渔利。《国家利益》这篇文章一句未提一旦有极端情况中国人民可能会遭受的苦难,它的出发点是美国在发生“崩溃”后的中国如何实现自己的利益。

一大量事实证明,腐败的产生主要与经济发展阶段有关。从历史上看,西方各国在工业化时期都出现过大规模的腐败。仅以美国为例,十九世纪下半叶经济起飞时期的美国也被称为“盗窃横行的时代”,政治体制被唯利是图的企业主和政客所把持。参选各方都需要进行贿赂丶舞弊,甚至依赖街头恶棍威胁选民。政治人物胜选后,立即给予回报。甚至总统的名字也可以借给商人为公司起名,进而用作商业诈骗。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3月2日发表一篇奇文,作者是詹姆斯顿基金会的研究员彼得·马蒂斯。文章观点从标题已能大致看出:“世界末日,为中国的崩溃做好准备”。马蒂斯在文章中大谈“必须设想好没有中共的中国将会变成什么样,以及这些改变将会带来怎样的结果”,呼吁美国政府筹划好相关应变措施。

中央高层领导敢如此表态,自然有其历史与现实的底气。与此相反的倒是,西方的预言屡屡被事实证明是错误的。1949年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西方就断言新政府难以存活。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就预判,面对一个百废待兴的中国,全力治理战争创伤的中国共产党不可能出兵。就是出兵,也不会有什么战斗力。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后,西方断言一个搞计划经济的国家是不可能成功转型为市场经济国家的。政治学者更是普遍认为一党体制下是无法建立市场经济的。1989年之后,西方更是武断地认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无法再持续下去,政府的寿命将以月计。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后,一直到今天,西方最流行的还是“中国崩溃论”。

  每年三月是中国大自然的春天和政治春天交汇的时节,两会汇集了中国的活力和丰富多彩,这里有中国未来的大量信息。想戒掉“中国崩溃论”毒瘾的人,可以在这个时候主动治疗。如果他们想继续做21世纪独特的“瘾君子”,并且能从中找到别人无法想象的乐趣和刺激,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从现实来看,许多西式民主国家也都是存在严重腐败的国家,甚至有些国家腐败程度远远超过中国。这一点可从德国透明国际每年发布的全球廉洁排名中得到验证。

  其实哪个国家没有“崩溃”的丁点可能性呢?这个世界上有“绝对保险”的国家吗?亨廷顿是预言过美国“崩溃”危险的,但他设定了具体的条件。但是如果今天,中国的网站上打出个大标题:为美国(或者换成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以及新加坡、韩国等)的崩溃做好准备,我们能不能说这家中国网站的编辑“疯了”呢?

新加坡自建国以来就是人民行动党一党执政,在创造经济奇迹的同时,也创造了华人社会的廉洁奇迹:全球排名第五,亚洲排名第一,远超英法德美日意等所谓西方发达国家。

到目前,西方每一次的预言都被不信邪的中国共产党证伪了。至于最新的反腐败这个预言,虽然需要历史来验证,但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一次中共依然是赢家。

这种共同的历史现象并不难理解,转型期缺乏规则,工业化带来的巨大财富也给腐败创造了条件。但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腐败的成本增加,同时再加上法律的完善,腐败终于被控制到一个社会可以接受的程度——没有哪个国家可以令腐败绝迹。

在西方,还有一个更为着名的论断:共产党国家不可能解决权力的制度性交接。结果,中国再一次令它们失望了。

发展阶段丶超大规模以及人情社会,加大了中国的腐败程度和治理的难度。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国最终能够有效治理腐败,确实是对人类文明的一大贡献。

本文由国内军事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为什么能够不信邪,西方有人幻想中国崩溃